您的位置:首頁 - 政策法規 - 國家文件國家文件
就業是最大的民生 政府工作報告放到“優先”級
時間:2019-03-08    瀏覽:419次     

中青在線北京3月5日電 “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”對百姓來講并不陌生。它經常出現在政府文件中、中學課本里和公務員的考題中。今年,正確答案多了一條:實施就業優先政策。

在今年《政府工作報告》的第11頁,就業優先與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并駕齊驅。“就業”二字由傳統民生版塊升級為宏觀調控內容。

這不僅僅是就業在《報告》里的“座位調整”,更是國家重視“就業”地位的證明。國務院常務會上提到,“就業是民生之本,怎么強調都不過分!”“保障就業”成為政府“最要緊的責任”。

3月5日,人民大會堂,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開幕,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作政府工作報告。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 中國青年網記者 李建泉/攝

宏觀政策“置頂”就業

在一次座談會上,李克強總理曾透露,他每天早上上班第一件事,就是先看兩張“匯總了上百個經濟數據的表格”。而在這些紛繁復雜的數據中,“就業”無疑是總理最關心的指標之一。

全國人大代表、江蘇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廳長戴元湖注意到,在以往的政府工作報告中,與本職工作“就業”相關的內容呈現在民生版塊,今年則不同,穩就業寫進了“宏觀政策”。

2018年年底舉行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,在談及2019年的工作時,宏觀政策層面就已經提到“就業優先”。

“這釋放了更加穩就業的信號,讓老百姓在就業問題上放心,也意味著當前我國推進就業的工作還有改進的空間。”戴元湖說。

盡管也有經濟學家認為,經濟學意義上,就業本來就是宏觀政策,但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楊偉民表示,社會政策要對就業發揮兜底性作用。

過去一年,城鎮新增就業1361萬人,城鎮調查失業率在4.8%~5.1%之間,城鎮登記失業率為3.8%,均落實了上一年政府工作報告的量化指標任務。從數據上看,就業“穩”了,為什么還需要提升到宏觀政策層面呢?

“因為不確定性。”戴元湖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,以江蘇為例,去年就業形勢不錯,城鎮新增就業創153萬人的歷史新高,年末城鎮調查失業率、登記失業率保持在4.4%左右和2.97%的較低水平,但并不能高枕無憂。

報告里談到,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,我國就業總量壓力不減、結構性矛盾凸顯,新的影響因素還在增加,必須把就業擺在更加突出位置。穩增長首要是為保就業。今年城鎮新增就業要在實現預期目標的基礎上,力爭達到近幾年的實際規模,既保障城鎮勞動力就業,也為農業富余勞動力轉移就業留出空間。

全國人大代表、中國社會保障學會會長鄭功成談到,從國際環境與經濟形勢來看,中美貿易摩擦帶來的不確定增加了經濟下行的壓力;就業又存在結構性矛盾,“有人無崗”和“有崗無人”并存;80后90后農民工對就業有更高的要求。“這幾個因素疊加在一起,今年的就業壓力更大一些,需要政府從宏觀政策層面給予更多的調整。”鄭功成說。

困難似乎存在已久。全國人大代表、中國教育學會副會長、華中師范大學教授周洪宇當了16年的代表,十多年前,他就在兩會上講到就業“三撞車”,既有發展中國家的農民工就業問題,又有發達國家的大學生就業問題,還有中國城市工人下崗再就業的問題,在同一時段碰撞。“就業壓力一直存在,”他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,“我特別理解中國年輕媽媽的焦慮感,不讓孩子拼,大學生都找不到工作。”

今年,我國城鎮就業的新增勞動力仍然保持在1500萬人以上,高校畢業生規模再創歷史新高,不斷向“就業”施壓。全國人大代表、58集團CEO姚勁波從公司的數據上看到,2019年春節后,離職率為近十年來最低。但春節后,58同城上一天有700萬投寄簡歷,創歷史最高。

“近年來,大家對就業質量的要求也在提高,包括追求更穩定的就業崗位、更合理的工資水平、更完整的社會保險等,這些都會轉化為勞動成本的上升,加大了用人單位的壓力,成為影響就業的因素。”鄭功成說,必須要從宏觀政策方面來平衡就業者追求高質量就業的訴求,與健全社會保險制度之間的關系。

政府早已意識到就業的重要性,去年12月5日出臺《國務院關于做好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促進就業工作的若干意見》,15條詳細措施,給出政策支持的具體數字,“必須把穩就業放在更加突出位置”。

這份意見的開篇即道:就業是最大的民生。

穩定就業的決心和信心

“就業是民生之本、財富之源”。《政府工作報告》寫道,今年首次將就業優先政策置于宏觀層面,旨在強化各方面重視就業、支持就業的導向。“只要就業穩、收入增,我們就更有底氣。”

過去這段時間,“就業優先”這四個字多次出現在國務院重要會議上。

從簡政放權,持續不斷降低市場準入門檻和制度性交易成本,到大眾創業萬眾創新;從給企業減稅降費到培育新動能,國家的諸多舉措背后,與積極的就業政策不謀而合。

那些領導人惦記的快遞小哥、家政服務人員,在新業態下釋放了吸納就業的潛力。經過一系列“定心丸”舉措,穩就業讓人心里有底。

“從過去幾年就業的形勢來看,就業的局面是在掌控之中的。”鄭功成對穩就業的信心,首先來自國民經濟的平穩運行,盡管國際貿易有摩擦,但經濟發展的基本面還在掌控之中,“14億人口的市場和不斷增強的購買力應當使我們有信心。”

他認為,隨著我國經濟結構的優化,就業對GDP增速的依賴度在降低,所以GDP增速的回落并沒有大幅影響就業。未來,就業的結構性矛盾也會隨之緩解。

近年來,農民工返鄉創業情況開始呈現出良好勢頭。臨時性的政策也在發揮作用,如對穩定就業的用人單位實行失業保險費返回,激勵部分企業不裁員。“穩就業以及實現今年的就業目標是在掌控之中的。”鄭功成說,積極的就業政策已經體系化,有一系列成功的經驗。

要在就業質量上下功夫

武漢光谷聚集了一批高新技術和創新產業。在現代智能的園區里,“創業咖啡”開出連鎖店,周六晚上,顧客有市長,也有大學生,目的不是品咖啡。創業二字,撩撥人心。

北京全長不足200米的創業大街上,熙熙攘攘,找項目的、拉投資的,大家都迫不及待地想要抓住身邊的任何一個可能。

“為的是把年輕人留住。年輕人就業是世界性的難題。”周洪宇說。不管是一線城市,二三線城市,還是小鎮,都在尋找就業之謎的答案。

點擊觀看視頻《貴陽筑夢驛站:外來求職大學生免費入住》(記者:白皓 制作:白皓 任聰 扈水清)

江蘇省的經驗是先要應對外部多變的經濟形勢。戴元湖說,全面摸底,及時了解2500億美元加稅清單涉及江蘇企業及用工情況、對美出口企業當前情況及需求等。隨后建立就業應急工作機制,做好用工監測、政策儲備、權益維護、降本減負等工作。

在戴元湖看來,就業工作不僅要穩,持續地為勞動者提供崗位,而且還要在高質量上下功夫。鄭功成則提到,要為勞動者就業提供更穩定的預期,特別是要適應靈活就業者、新業態下的勞動者的需要,解除其后顧之憂。

調查表明,有幾千萬人從事快遞、司機行業,工作辛苦,而且有職業的風險。他們可能有多個雇主,但現行工傷保險制度卻只認定每個勞動者的單一關系,這就需要修訂工傷保險制度。

他還提到,發展非營利組織應當成為吸收勞動力的重要去向。美國有200多萬個非營利組織,我國的社會組織才80多萬個,而養老服務、兒童服務、殘疾人服務及其他各種社會公共服務的供給嚴重不足,既影響老百姓生活質量的持續改善,也影響到就業崗位的不斷增長。同時,非營利組織的發展也是解決高端人才就業的好渠道。

政府工作報告提到要多管齊下穩定和擴大就業。做好高校畢業生、退役軍人、農民工等重點群體就業工作,對城鎮各類就業困難人員幫扶。對靈活就業、新就業形態支持。防止和糾正就業中的性別和身份歧視。實施職業技能提升行動,從失業保險基金結余中拿出1000億元,用于1500萬人次以上的職工技能提升和轉崗轉業培訓。

兩會前,中國青年報開展了一項“2019全國兩會青年期待”調查,結果顯示,教育(79.8%)和就業(77.1%)是受訪者最期待的兩會議題。(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 中國青年網記者 楊杰 劉世昕)

Copyright 2016-2021 版權所有: 濮陽市億鑫通訊科技服務有限公司 電話: 0393-4677898  豫ICP備19004590號
亚洲中文日韩日本在线视频,av电影在线观看,八点影院